Faithlife
Faithlife

走 上 不 歸 路

Sermon  •  Submitted
0 ratings
· 5 views
Notes & Transcripts

引言     

  我們追求公平、公義,若遇到不公平時我們會不滿;而神是公義、公平的神,但從某些事的判斷上,我們會覺得神公平嗎?

  掃羅為以色列第一位皇,因他沒有殺亞瑪力王及牛羊,但仍有認錯卻遭神放棄。另一位王大衛明顯地犯上姦淫、謀殺的罪,他卻蒙神赦免。從某角度看後者所犯的罪嚴重得多,神是否輕重不分呢?這因為他們對罪的態度、認罪的心態引致不同的果效。

  我們每個人都不完全,會有犯錯,我們只是「慣常」地認罪,「循例」的求赦便算了嗎?「得赦免其過、遮蓋其罪的、這人是有福的。」(詩32:1)我們是否有福的人呢?若我們對罪輕視、不肯真正的認錯,這只會引來更大的不幸.願我們能藉掃羅的錯引以為鑑,作為提醒。

一.魯妄行事、重人輕神(撒上十三章)

  掃羅登位不久便向非利士人宣戰,但自己兵力只是三千人,敵人戰車三萬、馬兵六千、步兵如海邊的沙那樣多(13:5),他們連兵器也不足夠。但掃羅卻不是靠信心,他連禱告也沒有(13:12),及後兵士逃走,他為挽留士兵便不再等候撒母耳而越權獻祭。事實他只需等半小時或有人為其守望、或勸止他,便不會犯此錯,他只重視人。他只維持外在的禮儀,但卻欠缺了虔敬的靈、順服的心。

  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是在大小事上均順服神,直至最後關頭也不放棄的。我們要學習在煩亂不安的情況下仍要聆聽神在我們心中的聲音,免衝動行事。神的時間或許似是慢一點,但卻是最好的時間。

  掃羅有「認錯」(13:12),但其認錯卻是表面,他將責任歸咎於「環境」「別人」,講成自己「不情願」的,甚至內心也許會歸咎於撒母耳的遲到。而且他犯錯的背後有很重要的意義,我們不能忽略--獻祭是給神的,並不是做給人看的。但掃羅彷彿將獻祭的事變成碰運氣、政治手段,想藉此挽回將敗的局面。他竟利用神來鞏固自己的地位,這是絕對要不得的,他對神失了敬虔、畏懼的心,他沒有真正的面對自己。

  神不是不給予機會,神沒有即時的廢除其王位,只告之王位不會長久,且因約拿單的信心戰打了勝仗「耶和華使人得勝,不在乎人多人少。』」(14:6)。

二.貪圖所愛、違背神旨

 

  神憐憫,數年間掃羅均打勝仗(14:47),神宣告的審判似未出現。此時段似是平順,但考驗隨之而來,神給掃羅一次的試驗,這試驗也是給他一個機會補救過去的失敗。神往往給人機會,讓人可以抹除以前的失敗與過犯,重拾已失去的福祉。

  神叫掃羅擊打亞瑪力人,並要全部殺盡,神為何要這樣殘忍?這要追溯至多年前,亞瑪力人何等的奸詐、凶暴、殺害不少神的子民。從15:33中我們更得悉亞瑪力人常殺害其他國家的人,神已給予他們很多機會,但仍沒有改變。神為了選民的安全、其他國家的免受侵害而作出公平的審判。(詳情請參閱<是非黑白>中神出版P.101-107 G007)掃羅只是執行神的命令,只是加速他們腐化、滅亡的過程而已。這行動是對其他國家、子民仁慈,一些不好的東西不除去會禍延其他。

  此場戰爭掃羅與以前不同,可帶廿一萬人作戰,他得勝殺了所有亞瑪力人,但卻留下亞瑪力王及美好的牛羊(15:9)。他為自己立碑為紀(15:12),跟著急忙瓜分掠物(15:19),因貪心作祟,表面完成神的命令,內裏卻不是。

  我們很多時會犯上同樣的錯謬,我們會樂於遵行神的命令--如果這些命令表面對我們有利、不難遵守,我們會樂於遵行,但假若到某一地步涉及「上好的美物」,我們便會劃地自限,拒絕再進一步服,例:較巨額的奉獻與不合神心意的人分手等。我們可以放棄那些顯然不好的、不該有的,卻不是那些深深吸引著我們的那些東西,我們很易自我放縱,我們會向神討價還價,要求神為我們保留「上好的財物與亞甲」,那麼我們便會聽從。掃羅不是沒有殺那些敵人,只將有利自己的留下。

  亞瑪力人--是以掃的後裔--代表了肉體的罪惡,保留其生命及財物便是保留了罪惡的根。這會漸漸的興旺,但最終我們卻栽在其中。掃羅最後便是滅亡在亞瑪力人的手中(撒下1:1-10)。人種的是甚麼,收的也是甚麼。我們為自己保留甚麼,不肯與罪毅然脫離,最終我們也會死在這罪中。我們所珍愛的享受,若非正確,最終會導致我們行出不義的事來!

  深愛我們亦有預見的神,祂預先看到我們有甚麼危險,祂要求我們不容情地去摧毀敵人乃為我們好。

三.推卸責任、借神掩飾

  掃羅最大的問題是不肯真正面對自己,不肯真心承認自己的錯,往往將主要的責任推卻在別人身上,甚至神的身上。

  他先說:「耶和華的命令我已遵守了」(15:13)跟著便推說是百姓要求留下作獻祭。撒母耳直言揭穿其假面具,他仍堅持是百姓的主意(20:21),以神作為掩飾自己犯罪的藉口,以為獻與神,有行部份神的心意算完全遵守。這是自己欺哄自己,是哀歌。今天不少人仍有此等錯誤觀念--犯了一些錯誤卻努力事奉、親近神,藉此希望減輕刑罰,不肯面對真正的罪,這是沒可能真正得到神寬恕的。

  如果我們的心有肉體的貪圖,為肉體安排放縱私慾,我們也會落在同樣可悲的光景中。我們會用私意曲解聖經,為自己的過失編造理由,為肉體留地步、虛偽說謊、對神不忠,結果只有為神唾棄。

 

  撒母耳指出重要真理:「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,豈如喜悅人聽從祂的話呢?聽命勝於獻祭;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。」(15:22),悖逆、頑梗的罪是等同拜偶像,不聽命是嚴重的罪。

四.只顧面子、虛假認罪

  掃羅在無法逃避下無法不認罪,他連認了兩次:「我有罪了!」(15:24,30),但跟著便又將責任推在百姓身上,這些不合理的原因出自他的口,他自己也相信了。他真的或許會獻一兩隻好的牛羊,但其餘的留下,他也相信自己是為神工作。

  更可憐--他仍重視自己的面子,他怕百姓過於怕神,他竟要求撒母耳與他同走「抬舉他」(v30),他怕百姓知道神刑罰他、丟棄他。他仍重視自己,他不是出於懊悔,而是企圖逃避公義;他不是恨惡自己的罪,而害怕面對後果;他不是怕神,而是怕王位不保。

他畏懼罪的後果過於罪的本身。他以為拉著撒母耳便能挽回神的判決,深信此刻掃羅真的真誠悔罪求神赦免,他定會得到神的赦免、接納。作為一個君王--他的王位可以被廢除,但作為神的兒女,個人是可以蒙赦免的。可惜他真正關心的只是自己的面子、地位及地位帶來的利益,因此他情願認罪,以挽回即時失去的,故他的認罪絕不真誠,這便是引致他被廢的原因。

  我擔心今天我們犯罪後認罪只是怕受刑罰、又或是怕別人識穿我們的錯、怕人輕視我們、放棄我們,我們便不斷的掩飾,沒有真正面對神。

  大衛犯了更嚴重的錯,他也同樣可以用更多的藉口去推卻、掩飾。但他沒有如此,他真誠的吐出:「我得罪了耶和華!」(撒下12:13)。他深深體會其所犯的罪不單是得罪人,更是違背了神的命令、傷了神的心、使神失望、使神受辱、仇敵得勝。這些思想、傷感是真誠的面對罪。我們也需有此認罪心態,否則便不是真誠的。

  掃羅及後的境況是可悲的--及後他常受惡魔的纏繞、內心不平衡,以致對人不信任,人際關係出問題,甚至與兒子決裂。掃羅的後半生是可悲的,雖然他犯的罪表面不太嚴重,但他違背神、頑梗、掩飾自己的罪,結果他行上不歸路,給他帶來萬劫不復的地步。

  罪是可怕。大衛犯罪神赦免,但神清楚宣告他的刑罰不能免去(撒下12:10-15),可見罪的可怕、牽連之大。我們不能隨便犯罪,因這會傷害自己、別人及教會。同樣,不要以為赦免只是我們祈求便可以了,那是付上極大的代價--主耶穌為我們死,我們是重價買來的,怎能輕忽神的救恩!

五.附錄:

5.1 撒母耳的心境:

  撒母耳親自膏立第一位王,但又親自宣告他的結局,他親眼看著掃羅的失敗,他內心是痛苦的--但這點卻非掃羅所了解--「『我立掃羅為王,我後悔了;因為他轉去不跟從我,不遵守我的命令。』撒母耳便甚憂愁,終夜哀求耶和華。」(撒上15:11)。

5.2 撒母耳的行動:

  他肯與掃羅同行乃因顧全整個國家的大局,因這樣作長老、子民不易察覺異狀,因繼承者未準備好前,國家很容易陷於分裂,其破壞性更大,故此他才無奈地忍辱負重。  

結語:

  我們至今仍會有軟弱、會犯罪,但我們要儆醒、要靠聖靈克制自己,若失敗便當謙卑、痛悔、認罪、不要顧惜罪、不要掩飾錯、要下決心、用行動與罪決絕、不要輕狂、不要依靠自己--因自己不可靠,不可自己欺哄自己。

  我們要省察罪,勝過罪的力量是神給我們的。但是認罪的責任卻在我們身上,神不會幫助我們認罪。若不肯承認,聖靈會感動我們,但我們不肯,聖靈也不能勉強。但若我們認自己的罪,神會恩待加力量。

  勝過罪惡的第一步是知罪、悔罪、認罪、改罪、撕破面皮。罪便不會追上我們,也不能轄制我們、纏繞我們。願我們不會犯罪,若犯罪後卻要真誠的悔改、重新得力!

反思:

1.有那一種罪常常纏繞著我,我是常犯的?

2.為何我不能改變?

3.我每天可有在神面對認罪?認罪的態度如何?

4.會否當我反思所犯的錯時,會常將責任推在別人身上?

5.會否我害怕人知道我的錯,但反之神是無所不知的,但我卻視作等間!

6.當我見到一些肢體犯錯,我會作出什麼的反應與行動?

RELATED MEDIA
See the rest →
RELATED SERMONS
See the rest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