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ithlife
Faithlife

Transforming Culture (3): The Culture of Doing

Sermon  •  Submitted
0 ratings
· 3 views
Notes & Transcripts

「做」的文化

轉化文化系列()

路加福音18:18-25;馬可福音10:17-31;馬太福音19:16-26

林永健牧師

序幕:可愛的少年官,路18:18上

少年官的四大優勢:

1.       少年(太19:22)

原文指在24-40歲之間,是人生最輝煌、最強盛的時刻。

2.       官(路18:18上)

是猶太人的官員,受人尊敬,在社會中有地位的人。

3.       財主(路18:23)

他的財富「很多」(Sphodra:極端的富有)不單只是一般的財主。

4.       謙卑誠心(可10:17)

他在眾人的面前,公開地跪在耶穌的腳前,誠心求問天國的事,永生的問題,既謙卑又屬靈。

第一幕:少年官的問題,路18:18下

「良善的夫子,我該做什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?」

這問題的背後是一個「做」的文化:

1.     做飯、做工、做事、做人、做父母、做基督徒、做牧師……

2.     「做」的文化,背後是一種「實際主義」。中國人講實際,注重實效,討厭抽象的詞類,「喜歡婦女的語言,」這種講究實用的民族特性與中國人的思維特點分不開。

        a.     「吃」比一切都重要,民以食為天,「吃過飯沒有?」成為彼此問安的習慣。

b.     不喜歡說無用的話:如「我愛你」。最重要是生活的問題是否解決了,實際的行動遠遠超過掛在嘴邊「我愛你」的話。

c.     「不管白貓、黒貓,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。」

d.     「摸著石頭過河。」的實用主義。

3.     「做」的文化產生現今「物質主義」的世俗價值觀,用物質來量定「做」的結果,做得越多、越好,就賺更多的錢,使人瘋狂地追求物質的享受,盡一切辦法讓自己高興,人的價值在乎物質的豐富。一切向錢看,革命時說:「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」,「毫不利己,專門利人」,「完全,徹底為人民服務」,現在最怕就是沒錢。

4.     「做」的文化在宗教上成了「做」的救恩,儒家、佛教、道教,民間宗教都提倡做好人,好人上天堂,壞人下地獄,注重修行,以求得道或天人合一。

5.     連基督徒也認為「做得像一個基督徒,不抽煙,不喝酒,才可以做基督徒。」

6.     少年的官也認為:「永生是用做什麼事就可以得到的」。

7.     其實「做」有什麼不好?「做」社會才會進步,人類才有前途!

第二幕:「做」不到的標準,路18:19-20

1.       耶穌的提示,19節

「做」的文化中最大的毛病第一就是做不到,沒有良善的,連一個也沒有,只有神才是良善的(good),人的善行在神的面前如同爛衣服一樣。

2.       做不到的律法標準,20節

誡命與律法都是好的,律法道出神的準備,不可姦淫,不可殺人,不可偷盜,不可作假見證,當孝敬父母,又當愛人如己,有誰真正做得到?登山寶訓將誡命推到更深一層的意義,把人心中的意念都包括進去,恨人的就是殺人,動淫念的就是姦淫,罪不單只是做錯了事,更是應該做的沒有去做。

3.       「做」的文化其實非常貧乏,怎樣做,也做不到,可惜現代人只用物質去衡量「做」的結果,以為錢多,物質豐富,就是做得好,做得到,其實是「做」不到。

第三幕:自以為「做」得到,18:21

1.       少年官的自我評估:「這一切,我從小就都遵守了。」人都以為自己做得到,從小就要證明自己做得到,每天都去證明自己是成是。

2.       少年官其實還是做不到,心靈還是虛空的,不然不會來見耶穌,求問「我該作什麼事才可以得永生?」

第四幕:還缺少一件,18:22

1.       「做」的文化第三個毛病,就是怎樣做還是不夠。

2.       缺少(Leipo):應該有的沒有了。

3.       耶穌沒有責備他「做」不好,但他指出「做」的文化中最大的問題是應該有的,他沒有了。

4.       一件事,但有兩面:

a.       放下一切

b.       跟隨主

5.       跟隨主的意義,首先是要將一切放下,然後跟主走,與主一同生活,聽祂的教訓,做祂的吩咐,兩者缺一不可。

第五幕:財主的困難,18:23

1.       財主聽見就臉上變了色,憂憂愁愁的走了,因為他的財富很多。

2.       眾人聽見就說:「這樣(的要求),誰能得救呢?」

耶穌說:「在人所不能的事,在神卻能。」人若願意,神能成就。

應用

1.       實利主義,一切向錢看,不用等到永恆才發現一無所有。下一代就可以看到「實利主義」所帶來的傷害,跟隨主所來豐盛的生命絕對不是物質可以相比的。

2.       「做」的相反不是「不做」

「做」的相對是「是」,我是天父的兒子,就是跟隨主的人,我是天國的子民,不是「不做」而是更注重我與神的關係。

3.       跟隨主要放下一切,放不開,沒法真正的跟隨,每日花時間親近神,就是對「做」的文化一種宣告「我是天父的兒子」,比我「做」的一切更重要。

討論問題

1.       中國人講求「實際」,是一個「做」的文化,你同意嗎?請舉例說明之。

2.       現代人將「做」與「物質主義」掛鉤,拼命「做」,也「拼命」去「享受」,東西文化都一樣,試分析「做」的文化與「物質主義」的關係。

3.       少年的官問:「我該做什麼事,才可以承受永生?」你怎樣回答他的問題?

4.       「做」的文化之問題是什麼?

5.       什麼是跟隨主?跟隨主與放下一切有什麼關係?

6.       為什麼有錢的人很難進入天國?原因何在?

7.       今日放下一切對你有何意義?換句話說,你需要放下什麼東西才能跟隨主?

RELATED MEDIA
See the rest →
RELATED SERMONS
See the rest →